律师法律咨询电话:13959835799
 
律师在线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2:30
周六至周日 :8:30-22:30
 联系方式
王萍煌律师:13959835799
微信:13959835799
邮箱:36221298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泉秀路运通大厦15楼 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未来立法:高利贷应追究刑事责任


2011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海星集团董事长荣海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呼吁,应当尽快立法规制高利贷的不良影响。全国政协委员胡旭晟也建议,要明确规定高利贷行为违法,禁止民间高利借贷,建议在《刑法》中增设“民间高利放贷罪”。还有人建议在《刑法》中直接增设“高利贷罪”。

当前,我国高利借贷行为之所以猖獗不止,除了存在现代金融服务辐射面不够广、居民超前消费理念逐步流行以及赌博等需要资金量较大的违法犯罪猖獗等原因之外,现有法律规制本身存在不足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而现有法律规制的不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涉高利借贷行为立法层次较低。这主要表现在一方面基本没有基本法律涉及单纯的高利借贷行为的规定,无论是《刑法》,还是《民法通则》,都未对此有直接规定;另一方面,对该行为作出规定的都只是司法解释、甚至是类似中国人民银行或者银监会这类专门组织的部门规章、内部文件,效力层次略显不足。这也是当前为什么容易造成普通民众持有“国家法律不禁止高利借贷”、“高利借贷不犯罪”“对高利借贷行为以非法经营罪入罪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等认识的法制根源,从根本上就不利于对高利借贷行为进行严格法律规制。

(二)对高利借贷行为缺乏惩罚措施。虽然以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教授为代表的一些专家认为高利借贷行为对社会发展具有不可磨灭的积极意义,作为地下金融的高利贷较之于正规金融机构更具有资金运用效率,“钱放在高利贷市场比放在农信社更能够发挥效用”“地下金融暗地里在和正规金融竞争,当然不受正规金融的欢迎。但是由于地下金融的存在,正规金融受到挤压,其业务会有所改进。”但是,高利借贷行为存在的社会危害性正如本文前文所述,不容质疑。因此,笔者认为理应给予高利借贷行为以法律上的惩罚。但是,从现有的立法规定来看,只是规定高利借贷中的高利较之于法定利率上限“超出的部分无效”;而司法实践中也只是要求高利借贷行为人降低利息,或者直接按照法定利息上限判决借款人偿还本息,并无对从事高利借贷行为者经济利益上的惩罚性规定。这样的做法,显然难以对从事高利借贷行为人产生有效的威慑。

(三)对入罪高利借贷行为的界限缺乏界定。任何违法行为发展到具有刑事违法性就应当接受刑罚,这是社会出轨行为入罪的一般标准。但是,从现有法律规制来看,虽然刑事司法实践中尝试将严重的高利借贷行为按照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但是对于严重到何种程度的高利借贷行为应该入罪这一基本问题却没有规定。如此就造成了现有法制对高利借贷行为进行规制时行政法规、民事法律与刑法之间的衔接缺乏标准。而对于同样涉及高利借贷行为的高利转贷罪,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颁布的《经济犯罪追诉标准》就在《刑法》一百七十五条规定的“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等入罪标准的基础上,进一步规定了“违法所得5万元”的数额标准,使得刑事司法实践有法可依。而当前立法对单纯高利借贷行为入罪的模糊性规定,则使得什么样的高利借贷行为应当入罪完全由司法机关自行裁量,极容易造成实践的混乱,也容易引起人们对以非法经营罪惩处高利借贷行为的合法性造成怀疑。

(四)限制了可以构成民间高利借贷行为主体的范围。高利借贷行为本质上是一种违法的民间借贷行为,理论上,任何民事活动主体都可能构成该行为的行为主体。但是,从现有的立法规定来看,却对这一主体范围进行了严格限制。首先,在民事领域,1999年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确认公民与企业之间借贷行为效力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将民间借贷行为主体界定为“非金融企业”和自然人。据此,该《批复》将金融机构排除在高利借贷行为主体范围之外。然而,实际上金融机构完全可能实施高利借贷行为。比如当下流行的小额贷款公司和担保公司,就完全可能从事高利借贷行为,而实践中这些机构也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当前从事高利借贷行为的主力军。其次,在刑事领域,由于根据《刑法》规定,非法经营罪不能够由单位构成,而现有的司法实践基本上又是将严重的高利借贷违法行为通过非法经营罪这个渠道入罪,因此直接将单位从高利借贷犯罪主体范畴排除。然而,现实生活中如果一味地否定单位构成高利借贷犯罪的可能,同时又不对单位从事高利借贷行为规定其他处罚措施,加之实践中有很多人就是利用小额贷款公司和担保公司等具有合法外衣的单位从事高利借贷非法行为,那么就难以对这些高利借贷犯罪行为进行有效的刑事打击,很多行为都被作为违纪违规行为简单处理的原因。  

总之,我国现有对高利借贷行为进行规定的立法和司法实践,虽说解了燃眉之急,但是却未能从根本上遏制住高利借贷行为的继续盛行,更没有能制止住高利借贷行为对包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特别是金融管理秩序以及其他社会合法利益的疯狂侵害。造成这一现象最根本的一点原因就是立法规定的不完善,特别是缺乏从刑事相关立法和司法的角度对高利借贷行为进行规定和规制的完整路径的架构。所以将民间高利借贷入罪是必要的。


文章分类: 热点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