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法律咨询电话:13959835799
 
律师在线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2:30
周六至周日 :8:30-22:30
 联系方式
王律师:13959835799(微信)
律师助理:18350569915
邮箱:36221298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宝洲街万达中心A座39层 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泉州律师:关于失地农民权益缺失的现状及原因分析

作者:泉州律师

在我国城市化进程中,土地征收中农民权益保障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切实的解决。权益问题主要体现在土地征收补偿机制不完善、农民分享土地增值收益难、社会保障制度的缺失、再就业培训机制欠缺、政府职能缺失等。

    (一)土地征收补偿机制不完善

征收补偿制度伴随了我国城市化建设的全过程。但是有制度不代表该制度就是完善的,从历年征收案例可以看出,我国土地征收过程中存在着诸多问题,失地农民的权益不但没有得到有效保障还遭受了巨大损失。

1.补偿范围过于狭窄

   我国对征收征用土地相关法律规定将失地农民的土地增值收益、社会保障、再就业成本等间接费用排除在征地补偿范围外,与西方国家征收补偿范围明显过窄,对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保护力度不够,是导致被征地者权益受损的原因之一。虽然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新增在2007年物权法42条第2款中,但是对于其他间接费用并没有进行明文规定,依然没有改变补偿范围过窄的诟病。

2.补偿标准不合理

    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征地补偿标准没有采取市场价值,仍然采取土地本来的价值进行补偿。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已经不能适应当下“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战略思想,因此旧的法律规定应该与时俱进地进行相应的修改。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市场经济,一切交易要根据市场价格等价交易。然而土地征收过程中,其补偿标准仍然停留在按照农业产值为计量依据。这种情况下农民并不能分享到土地增值的收益,有悖于土地涨价归公,也归于民的思想。长期下去被征地者的权益必然受损,失地之后的生活也得不到有效保障。

3.补偿安置方式单一

    “谁征地,谁安置”是我国现行采取的补偿原则,没有考虑到失地农民的安置和生存问题,统一采取一次性的按人口的货币补偿金,安置手段匮乏,对于房屋产权置换、原地回迁等安置措施没有农民选择的余地。政府部门只顾及效率没有考虑实质性保护,农民的权益必然受损,这是政府的失职的表现。同时行政法相关法律制度也没有对政府征地程序和责任进行明确规定,留有一定法律空白和自由裁量权,为渎职和滥权滋生了土壤。失地农民用货币购入新房之后,必然没有多余的资金,需要就业来维持接下来的生活,然而失地农民没有特定的技能,再就业会有一定的阻碍,失去收入来源的情况下便等于坐吃山空,其后的生存令人堪忧。

    (二)失地农民利益表达体制不健全

    失地农民作为征地过程中的利益主体,其利益表达机制是否健全和顺畅,关系到人权的基本保障,关系到民生问题,关系到社会稳定和和谐。我国失地农民利益表达的不健全直接影响其利益的保护情况,导致利益受损。

    1.失地农民利益表达体制不健全的原因及表现

长期以来,我国社会结构是二元式的,两种结构的人群在资源、文化教育、生活习惯上都有很大差异。在这样的背景下,失地农民自身素质以及制度因素导致了农民利益表达机制不畅。

首先,失地农民整体素质不高,这是由于大部分农民文化教育程度较低,其政治参与意识和热情不高,并且不懂得通过什么方式进行利益诉求,往往采取一些非正常方式,最后反而诉求无果。

    其次,我国是代议制政体,人大是人民行使权力的载体,但是代表是层层选举出来的,这样的机制注定代表中农民比例会很低,农民进行利益诉求会受到很大的阻碍。

再者,政协会议上,知识分子占据了大半壁江山,俗话说:“每个人都是自己权益最好的维护者”,然而身份上的限制导致失地农民权益诉求的途径并不顺畅,政协不能清楚地了解农民的情况,就不能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农民的权益也就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

然后,作为基层自治组织的村民自治委员会,其开展工作多受基层政权的影响,其决策并没有完全从农民的权利出发,当地政府对其的牵制使功能异化导致农民权益受损。

最后,村民想要维权时,司法诉讼成本高,且大多数农民对于法律一知半解,就算了解也不会很好地运用法律,导致其不能很好地通过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

2.处理土地纠纷途径狭窄

土地纠纷总体来说具有复杂性,有关于公共利益界定的纠纷、又有征收补偿标准、社会保障、再就业安排以及补偿安置费分配纠纷。充分的救济途径才能和土地纠纷的复杂性相适应。然而我国的现状却是相关立法的规定存在严重不足,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土地征收争议的救济渠道不畅通。土地管理法的相关的规定有着我国立法的通病,法律条文原则性,导致可操作性不强。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规定:征地补偿标准争议解决分两步进行,首先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调解,不成再由由省级人民政府或国务院裁决。这样的规定无异于自己做自己案件的法官,无法保障公平公正,有违正当程序的基本要求。其次,省级人民政府或国务院的高门槛会导致农民诉求无门,毕竟纠纷通常发生在基层,而省级或更高的调解裁决机构对基层农民来说未免太遥远。同时《行政复议法》相关规定,省级政府或国务院对于土地方面的争议的复议决定是最终裁决,纠纷当事人无法再通过行政诉讼进行利益诉求,导致我国土地纠纷不能得到有效排解的局面。

(2)纳入法律救济渠道纠纷类型有限。我国的行政协调裁决仅限于征地补偿安置纠纷。同时我国相关立法分散,对于征地问题大多以部门规章和政府规章的形式加以规定,如果规定有所不当,也不能单独就此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这对失地农民权益的影响是最大的。同时我国相关规定将土地征收方案纠纷排除在司法审查范围内,这与西方国家方案最终经被征地农民同意有着巨大差距,是对被征地农民权益的重大忽视。同时有关规定将土地补偿数额的纠纷排除在法院受理范围外,导致大量上访,但是上访方式在法治建设的背景下不是行之有效的纠纷救济途径,最后导致纠纷久拖不决。

    (三)社会保障机制不完善

在西方福利经济学理论的影响下,我国建立起了社会保障制度。但是目前我国缺乏对于保障的范围、给付的标准和保障资金的来源明确的法律规定。同时社会保障体系的运行、管理、监督没有统一的规范程序予以规制。与城镇居民社会保障水平有很大的差距,导致作为城市化进程中“奉献着”的失地农民权益不能得到有效保护。

1.社会保障方式单一

    我国现行社会保障的法律制度对于农民这一群体的规定很不健全,缺乏统一的体制管理和明确的法律规定。社会保障主要涉及的养老保险,对于医疗和失业等方面基本处于空白阶段。这与福利经济学理论相悖,为了实现社会公平,作为弱势群体的农民理应得带更加健全的社会保障。但是我国相关政府机构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抑或是觉得这个问题太难解决,相关法律和制度方面都有所缺失,农民在失去生存的土地后大多都仅享有养老保险,然而养老金的水平却不及城镇居民。[3]同时忽视了农民在失地的同时也失业,失业保险是必不可少的,然而情况缺失截然相反。因此,在如此单一的保障方式下,农民权益保护的缺失是不可避免的。

    2.养老保险制度不完善

我国失地农民养老保险总体上保险性不强,保险制度存在诸多缺陷。首先,续保衔接问题由于统筹层次太低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其次,失地农民的养老保险具有一定的强制性,补偿款有可能被集体经济组织所截留,给腐败和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不利于长远保护。同时,农民大多依靠征收补偿款办保险,在补偿款发放不到位或是用尽的情况下,就不能实现养老保险保障,失地农民的晚年就缺乏有效保障。最后,就监督方面来看,权力只要在监管的前提下才能合法有效的行使,没有监管的权力形同暴力,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在实际运行中缺乏健全有效的监管机制。在这样的体制下,农民权益必然得不到有效保障。

(四)农民就业权益缺失

    作为生存权的延伸,平等就业权是人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权利,是实现个人价值的必需途径,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必要手段。但是,失地农民的平等就业权却得不到有效的实现,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再就业培训机制不健全

在工业化的大背景下,想要实现就业,失地农民必需具有相应的技能,其技能的缺失需要一定的就业培训进行弥补,但是培训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首先,培训经费需求大,然而相应财政专项经费却是严重不足,直接影响培训设施和人员的质量和数量。再者,再就业培训有点“一锅端”的意味,对于不同的受训者,没有根据他们自身的情况和需要安排不同的课程,这样培训出来的受训者不能具有良好的就业适应能力和竞争能力。最后,再就业岗位有限,失地农民与下岗职工的广大需求导致再就业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2.农民就业身份的歧视

失去土地后,为了生存被征地农民会成为上岗工人。但是这样的职业转换并没有带来身份上的转换。数年来根深蒂固的思想和习惯不是轻易能改变的,这就导致用人单位以一种差异化的用工方式对待农民就业,比如,针对失地农民特有的用工门槛,知道他们权利意识淡薄而故意拖欠工资,在职工保险方面损害务工的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泉州律师https://m.goodwls.com/


文章分类: 法律随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