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法律咨询电话:13959835799
 
律师在线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2:30
周六至周日 :8:30-22:30
 联系方式
王萍煌律师:13959835799
微信:13959835799
邮箱:36221298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泉秀路运通大厦15楼 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命案必破与法律程序正义之间的关系分析


首先,命案必破是司法工作者的责任与追求,命案必破是全国公安机关比较推崇的口号,也是侦查部门政绩考核的重要内容。命案必破作为一种侦査理念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体现出了公安机关对故意杀人等恶性案件的高度重视,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打击恶性犯罪。也是公安侦査人员在命案发生后肩负的种责任与追求、应当让司法工作人员将命案必破作为对工作的一种追求,而不能作为一种致绩考核的指标,无视客观事实盲目追求破案率,命案必破也并非是要求每一宗命案都一定要有二个实体上的结果,而是应先从正当的法律程序逐步推进,慢慢还原案件的事实,最终卖现案件的破解。在侦查机关办案的过程中,调取证据一定要符合法定程序,不能盲目的为了快速结案,置程序及案件事实于不顾,出现刑讯逼供、非法取证,歪曲事实的现象。让每一个犯罪人受到法律的惩罚是所有国家法律所追求的正义所在,但通过什么方法证明犯罪,从古到今人类曾经历过不同的发展道路,在法治不断完备的今天,为了依法准确惩治犯罪,尊重和保障人权,迫切需要转变命案必破的观念,正确认识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问题。从实现司法公正的角度来说,为了确保实体公正,国家刑罚权应保持应有的克制,不能为了实现对社会秩序的维护而把冤枉无辜的风险转嫁给公民个人,更不能将人仅仅视为实现社会整体利益的工具。

其次,命案必破并非必然阻碍程序正义的实现。在我国近几年的司法实践中,命案必破的观点却常常被基层司法人员错误解读,并成为导致冤假错案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由于"命案必破"带来的巨大压力和对破案率的过分强调,一部分侦查人员无视犯罪侦查的客观性,偏执的追求破获率、抓捕率,芸至不惜以刑讯逼供的方式换取案件的侦破。此举其实仅为部分较于急功近利的侦查人员所为。大部分的侦查人员仍可以意识到破获命案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仅因为需要侦查人员的智慧和体力,还需要天时、地力、人和等各项因素的高度配合。毕竟犯罪侦查具有一定的客观性,侦査阶段需要查明的是已经发生过的犯罪客观事实,这些事实已经无法再现。只能通过侦査人员以证据去还原。而还原犯罪事实的过程也就是实现程序正义的过程。只有通过正当的程序还原的事实才有可能是客观真实的,否则,非法取得的证据只会产生更多的不可预知的违法行为。因此,厦门刑事律师及厦门律师事务所认为,命案必破并不必然阻碍程序正义的实现,只是要求司法工作人员需转变司法观念,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实现"命案必破"的目标。

最后,转变司法观念,在程序正义的基础上实现命案必破,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得到确实有效的执行。针对司法实践中,刑讯逼供多发的问题,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时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制度,2013年10月最高法出台的《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中也提出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冻、饿、晒、烤、疲劳审讯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被告人供述,应当排除。这些规定具有巨大的进步意义,对于防范刑讯逼供有积极作用,但在实践中如何操作仍待作出细化的规定。从刑事司法实践来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是根治非法取证的最有效·良方。。充分认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对遏制冤假错案的积极作用,并强化中国特色证据审查机制是刑事司法的当务之急。首先,要重视庭前证据审查程序。非法证据的排除模式分为庭前排除模式和庭中排除模式。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联合发布的《死刑案件证据规定》和《非法证据排除规定》以及2012刑事诉讼法所确立的均是庭中排除模式。相比庭中排除模式,庭前排除模式能够有效避免非法证据干扰法官自由心证,同时也能防止庭审过程受程序性事项的影响,无故拖延诉讼效率。因此,厦门律师建议,未来我国非法证据的排除应当由庭中排除模式向庭前排除模式转变,将非法证据以及管辖、回避。其次,严格证明标准,2012刑事诉讼法对证明标准的修改,以"排除合理怀疑"的提出为一大亮点。根据"排除合理怀疑。的要求,只要有存在正当合理的怀疑的证据一概予以排除,凡是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取的口供及其他证据,即使查证属实,也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从而使刑讯逼供者无法从刑讯逼供中受益。在建立健全防范冤假错案机制的过程中,严格证明标准,强化证据审查,对于追求客观真实,预防错案,实现实体公正大有助益。此外,疑罪从无的普遍适用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这就要求公安侦査人员在侦破案件时不能先入为主地认为犯罪嫌疑人有罪,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有罪推定,部分厦门优秀律师、厦门刑事辩护律师认为:当人们说面对刑事控告的被告人应当被推定无罪时,他的真正含义其实就是控方应当承担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责任。我国的刑诉法就将犯罪嫌疑人有罪的证明责任置于控诉方。但是,从我国的实际情况来看,人们对于诉讼阶段的重视程度远高于侦查阶段。所以,侦査阶段是我国违反无罪推定现象比较严重的阶段。侦査阶段事实上是刑事诉讼中最重要的或者说是决定性的阶段,无罪推定原则在侦査阶段的适用对厘清案件事实、保障嫌疑人权利具有重要意义。根据无罪推定原则,在侦查过程中,嫌疑人不是法律所确定的罪犯,而是无罪之人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刑事诉讼的强制性导致犯罪嫌疑人的一些权利和自由能够得到有效保护。从理论上看,无罪推定一方面发挥着分配证明责任的功能,另一方面体现着约束强权、保障人权的精神。厦门律师事务所认为,无罪推定原则应该成为刑事诉讼中最基本的原则,在侦查机关侦破命案时更应得到遵守,也在立法时得到明确规定。在审判阶段,对已收集查明的证据既不足以证明被告人实施了被追诉的犯罪行为,也不足以完全排除被告人实施了被追诉犯罪行为的嫌疑,根据无罪推定原则,从诉讼程序和法律上推定被告人无罪,从而终结诉讼。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这是对疑罪从无原则的典型概括。。疑罪从无"作为无罪推定原则的一项具体内容,其意义在于在既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又不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情况下,推定被告人无罪。疑罪从无,是程序法治原则的重要体现。从确立无罪推定到向疑罪从无。靠近,这当然是司法的进步。诉讼不仅应当追求结果公正,同时也应追求过程公正。在刑事诉讼中,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二者缺一不可,实现裁判的实体公正必须经过一系列公正的程序。我们都知道美国刑法体制一般情况下都能得到比较准确的结果,很少有无辜的被告被认定有罪,当然也有一些有罪的人被释放,有不少罪犯未得到起诉,可这是一个主张。宁可错放十个罪犯,也不误判一个无辜的司法制度需付出的代价。枉法行为大部分并非来自判决的结果,而是出于程序之间。

文章来源:厦门律师https://www.jhlaws.cn/


文章分类: 法律随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