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法律咨询电话:13959835799
 
律师在线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2:30
周六至周日 :8:30-22:30
 联系方式
王萍煌律师:13959835799
微信:13959835799
邮箱:36221298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泉秀路运通大厦15楼 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我国现行未成年人犯罪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待完善

我国现行未成年人犯罪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待完善


我国在新《刑事诉讼法》将未成年人犯罪附条件不起诉明确规定在特别程序一章。刑事诉讼法第271条至第273条对未成年人犯罪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作了详细规定,包括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的范围、条件、考验期间、被不起诉未成年人应当履行的附加义务和执行结果等都作了具体规定。但尽管新刑事诉讼法在特别程序一章中明确规定了未成年人犯罪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使检察机关在实施附条件不起诉摆脱了村无法无据。的尴尬境地,但是笔者认为该制度在立法上仍然存在缺陷与不足,存在以下问题

(一)适用范围偏窄。综合域外立法来看,关于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范围,主要涉及以下三个层面一是主体范围,即附条件不起诉是否应针对某些特定犯罪主体而设二是案件类型,即附条件不起诉是否应针对某些特定类型的案件而设三是刑度要求,即附条件不起诉是否只限于可能判处某一刑期以下的案件。对于主体范围及案件类型,德国、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均未作限制。对于刑度要求,日本刑事诉讼法并未直接限制,只是将材犯罪的轻重"作为考量是否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一个要素。'实践中,重罪很少适用。德国刑事诉讼法则限于轻罪。2我国台湾地区则限定为°死刑、无期徒刑或最轻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相比之下,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适用范围偏窄,不仅有案件类型限制(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犯罪),而且也有刑度限制(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此种限制值得推敲。一方面,从案件类型来看,任何犯罪均存在社会危害性大小问题,即便是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犯罪整体危害性较大的犯罪亦存在偶犯、过失犯罪等情节轻微的情形,故不能简单的因某一类型的犯罪整体危害性较大而否认其在具体个案中存在危害性较小的情形另一方面,从刑度来讲,我国刑法分则中法定最高刑为一年有期徒刑以下的罪名很少(仅有侵犯通信自由罪、偷越国边境罪、危险驾驶罪等),'新刑诉法关于刑度的限制过严,难以体现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优先保护。

(二)适用条件缺乏可操作性。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71条的规定,除案件类型、刑度要求外,适用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的条件还包括符合起诉条件及有悔罪表现。但此种制度安排有以下几个不足首先,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有悔罪表现是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基础条件之一,但对于什么情况属于悔罪表现,立法并未作进一步解释,如是否只需要言语或书面悔罪、赔礼道歉、赔偿被害人损失之~项或几项等均语焉不详,给司法适用带来了操作困难其次,立法并未将未成年人的人身危险性大小作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考量因素,不利于特殊预防及一般预防效果之实现。从域外立法来看,普遍将涉罪未成年人具有较低的人身危险性即无"再犯之虞"作为未成年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重要条件。如根据我国台湾地区刑事诉讼法之规定,台湾地区检察官在裁量适用缓起诉时,需参酌。公共利益之维护。,要求°检察官作出缓起诉处分前,须考虑一般及特殊预防之刑罚目的,并保护被害人之刑事政策观点,斟酌行为人之再犯可能性,及缓起诉能否达到抑制一般人犯罪之一般预防作用,认为不对被告科以刑罚,即足以维持社会秩序,且较易使被告回归社会,始得为缓起诉处分,。'

(三)附加义务笼统、单一。从域外立法来看,关于附条件不起诉的附加义务,依据其功能目标,基本可以归结为三种类型一是恢复损害型,即基于狭义被害人立场,向被害人赔礼道歉和支付财产或向国库缴纳·定数值金额,二是社区服务型,即基于广义被害人——社会秩序维护的立场出发,向指定公共团体或社区提供义务服务;三是保护观察型,即基于被不起诉人立场出发,为傈护被害人安全成预防再犯之门的,被告自愿完成戒除或精神治疗或遵守检察官指示之事项。而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72条第2款规定的附加义务,类似于刑法关于缓刑、假释制度的行为约束规定,过了笼统、单一,未能充分彰显未成年人的特殊性,首先,从第·二项条件而言。遵守法律法规。是每个公民都应遵守的基本义务,不应成为涉罪未成年人所附加之特殊义务1其次,从第项、第三项条件而言,材按照考察机关的规定报告自己的活动情况。、"离开所居住的市、县或者迁居,应当报经考察机关批准。可以作为所附条件,但该两项件只是对被不起诉人"迁徙向由。的限制,井未体现附条件不起诉之。回归社会。和。恢复损害。功能再次,从第四项条件而言,材按照考察机关的要求接受矫治和教育刀过于笼统,对于按照哪个考察机关、接受何种矫治和教育没有规定,仍需要立法和相关配套制度进二步明确。泉州律师http://www.jhlaws.cn/

(四)监督制约机制不完备。附条件不起诉在赋予检察机关较大自由裁量权的同时,也给司法权力寻租带来了风险隐患。从司法实践来看,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至少存在以下两个方面的风险隐患一是启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程序存在自由裁量风险。包括检察官预判定罪的可能性和处罚的轻刑性(即根据犯罪事实和证据预判所涉罪名是否属于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犯罪、根据犯罪性质、犯罪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从重或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酌定情节等因素,研判是否可能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刑罚)、预判向善的悔改性和帮教的可行性。即通过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社会调查、交流、心理干预等途径判断未成年人的悔罪情况、是否具备有效监护条件、社会帮教措施等)。二是附条件不起诉程序启动后的自由裁量风险。包括检察官对考验期的长短、教育和矫治强度的设定、考验期综合表现的评估等。而现行立法并未对附条件不起诉的监督制约作出制度安排,实践中难以防止权力寻租,也不利于提升检察机关的执法公信力。



文章分类: 法律随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