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萍煌律师网
法律咨询电话:13959835799
律师在线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2:30
周六至周日 :8:30-22:30
 联系方式
王萍煌律师:13959835799
林雅君律师:13788823361
微信:13959835799
邮箱:36221298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泉秀路运通大厦15楼 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商业秘密侵权案例分析点评

                  石狮市某休闲服饰有限公司与傅某等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

一、案件来源

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泉民初字第432号、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闽民终字第373号判决书。

二、基本案情

原告彬伊奴公司系生产服装的外商独资企业。2005年5月10日至12日,彬伊奴公司召开由各经销商参加的05年秋季产品全国订货会,由经销商选择秋季服装产品款式,并签订购销合同。被告傅某系彬伊奴公司的服装设计人员(与原告彬伊奴公司签保密协议)。被告嘉发达公司也是一家从事纺织服装制造的公司。

2005年8月彬伊奴公司报案,称其公司设计部傅某擅自将公司设计开发的已投放市场或准备在该年投放的9种服装款式的设计方案泄露给了被告嘉发达公司的颜某,嘉发达公司根据傅某提供的设计方案生产出相对应款号的9种服装,并先于彬伊奴公司投放入市场,造成其重大经济损失。石狮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当日受理该案并开展初查,查明:1、颜某系被告嘉发达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某之配偶;2、傅某在接受询问时承认在2005年6、7月间,曾将利用公司资料并为公司设计的8种服装款式交给被告嘉发达公司的颜某,其中部分款式经其修改过,并收取了颜某给的财物;3、在被告嘉发达公司的样品室发现款号为1201、3610等的9种服装,但颜某声称上述服装款式为其本人设计,其从未自傅某处购买服装设计方案。

后彬伊奴公司以傅某、嘉发达公司侵犯其商业秘密为由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件审理期间,原告彬伊奴公司向法院提供标明生产商为嘉发达公司的“璐娜”服装,称系在市场上购买所得,但嘉发达公司否认上述服装为其公司生产。另查,原告提供的证据中有一份被告傅某2005年8月5日晚给原告彬伊奴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悔过材料,其中称2005年7月初,一姓颜妇女拿三件由其设计的彬伊奴公司的茄克请求帮助加压花和配色,其同意并收取其送给的人民币2000元。

三、法院审理

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所涉及的服装款式不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因此,原告彬伊奴公司主张涉案的服装款式为其商业秘密,法院不能予以支持。

同时,即使涉案的服装款式构成原告的商业秘密,虽然傅某承认其将为公司设计的服装款式泄露给被告嘉发达公司,但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不能证实嘉发达公司使用了上述款式生产服装并进行销售。因此,对于原告的请求,依法不能予以支持。据此,法院最后判决驳回了原告彬伊奴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亦由原告彬伊奴公司负担。

一审判决后,彬伊奴公司不服,向福建省高院提起上诉。理由为:产品订货会仅是针对上诉人的各地经销商召开的,并非向公众公开,非特定人员无法接触、掌握上诉人展示的服装款式,且经销商也无法掌握展示服装的款式构造。同时,上诉人还通过多种措施,如在与经销商签订的合同“抬头”表明“机密”字样等措施告知经销商其负有保密义务,与员工签订保密协议等对包括服装款式在内的商业秘密进行保护。故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涉案的服装款式不是商业秘密是错误的;上诉人通过一系列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嘉发达公司使用了上诉人的商业秘密,并构成侵权,而一审法院对此未予认定。故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因商业秘密被侵犯导致的经济损失30万元,案件受理费也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傅某、嘉发达公司均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福建省高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在一审诉讼中既未提供其讼争服装款号所对应的服装样衣,也未能提交经合法程序或合法来源取得的被控侵权服装款号或式样所对应的服装产品。因此,法院对于上诉人讼争服装款号所对应的实际服装产品为何款式,被上诉人有无生产、销售与上诉人讼争的服装款号相同的服装等基本事实均无法认定。另外,上诉人通过订货会的形式已向全国的区域代理商公开了其讼争服装的样衣,上述服装设计不再具备不为公众所知悉性,不再具备构成上诉人商业秘密的条件。因此,上诉人主张其讼争服装款式为其商业秘密并为被上诉人侵害,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四、案评

  (一)是不是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商业秘密是企业的财产权利,它关乎企业的竞争力,对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有的甚至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生存。

因此,构成商业秘密要满足三个条件,即秘密性(不为公众所知悉)、价值性(实用性)以及经权利人采取了保密措施。本案中原告所主张服饰款式为其商业秘密,那么此信息是否为商业秘密是本案的焦点之一。

1、价值性、保密性

常理可知,本案中的服装款式如果投入实际生产中,将能为原告带来一定的经济利益,具有价值性(实用性),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在正常情况下足以防止涉密信息泄露的,应当认定权利人采取了保密措施:

(一)限定涉密信息的知悉范围,只对必须知悉的相关人员告知其内容;

(二)对于涉密信息载体采取加锁等防范措施;

(三)在涉密信息的载体上标有保密标志;

(四)对于涉密信息采用密码或者代码等;

(五)签订保密协议;

(六)对于涉密的机器、厂房、车间等场所限制来访者或者提出保密要求;

(七)确保信息秘密的其他合理措施。”

从原告提供的证据看,原告与服装设计人员傅某签有保密协议,与经销商的合同书上方也有“机密”字样,可以认定是采取了法律意义上的保密措施,因此满足了商业秘密的两个条件。

2、秘密性

本案的关键在于该服装款式是否具有秘密性,即是否不为公众所知悉。不为公众所知悉是一个事实状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有关信息不为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 根据《关贸总协定与世界贸易中的知识产权协议》一书可知,以下情形不具有秘密性:①该信息为其所属技术或者经济领域的人的一般常识或者行业惯例;②该信息只涉及产品的尺寸、结构、材料、部件的简单结合等内容,进入市场后相关公众通过观察产品即可直接获得;③该信息已在公开出版物或者其他媒体上公开披露;④该信息已通过公开的报告会、展览等方式公开;⑤该信息从其他公开渠道可以获得;⑥该信息无需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容易获得。

在诉讼中,被告通常会围绕着原告主张的商业秘密是否可以从公开、正当渠道获取展开举证。比如该信息为一般常识、该信息已经在公开出版物上或其他媒体上公开披露、通过报告会、展览等方式公开。本案中所涉的服装款式均已制作成样衣,且在原告公司2005年5月召开的秋季产品订货会上已向其经销商公开,供经销商订货。该信息已通过会议的方式公开,虽然原告与经销商的合同书上方有“机密”字样,但其经销商实际上已经从该公开的渠道知悉有关服装的款式情况。而可以从公开渠道获得的信息,已不符合商业秘密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构成要件,也因此法院认定该服装款式不构成商业秘密。

(二)是否构成商业秘密侵权(假设本案所涉及的服装款式属于商业秘密)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的规定,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包括以下几种行为:

(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
  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违法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视为侵犯商业秘密。

 1、被告傅某的行为是否侵犯商业秘密

本案中被告傅某系彬伊奴公司的服装设计人员,与原告签订了保密协议。被告傅某在公安机关调查过程中承认将利用公司资料并为公司设计的8种服装款式交给被告嘉发达公司的颜某,其中部分款式经其修改过,并收取了颜某给的财物。被告傅某的行为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中关于侵犯商业秘密的规定,即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因此,本案在商业秘密成立的条件下,被告傅某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

2、被告嘉发达公司是否侵犯商业秘密

首先,颜某的行为不是嘉发达公司的行为。颜某系被告嘉发达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某之配偶,而并非法定代表人或者具有合法授权的人,其职务行为以外的行为不能代表被告嘉发达公司。因此被告嘉发达公司不是直接获取权利人商业秘密的行为人。

其次,原告无法证明被告获取、使用或者披露其商业秘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的规定,“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违法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视为侵犯商业秘密。”本案中,被告是否获取、使用或者披露原告的商业秘密,从原告提供的证据来看都不得而知。此外,本案原告(上诉人)在一审诉讼中既未提供其讼争服装款号所对应的服装样衣,也未能提交经合法程序或合法来源取得的被控侵权服装款号或式样所对应的服装产品。因此,法院对于上诉人讼争服装款号所对应的实际服装产品为何款式,被上诉人有无生产、销售与上诉人讼争的服装款号相同的服装等基本事实均无法认定。故,二审法院的维持原判决理由并无不妥。

(三)商业秘密的处理方法

  无论是法院认定还是律师代理,一般由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到商业秘密侵权形态,最后到损失认定的过程。本案中原告彬伊奴公司在前提不成立的情况下导致败诉。因此代理商业秘密诉讼案件时,一定要事先准备好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主张的商业秘密是法律意义上的商业秘密,即符合秘密性、价值性、保密性,否则很可能后期工作白白浪费,最终导致败诉。


全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