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萍煌律师网
法律咨询电话:13959835799
律师在线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2:30
周六至周日 :8:30-22:30
 联系方式
王萍煌律师:13959835799
林雅君律师:13788823361
微信:13959835799
邮箱:36221298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泉秀路运通大厦15楼 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著作权:浅谈艺术品之追续权

          著作权:浅谈艺术品之追续权

 

【摘  要】近些年来,以大中华圈为中心的艺术市场的逐渐形成,艺术品的成交量也随即上升。但在艺术品不断缔造高价的同时,艺术家自身在发行、展览、署名、使用等各个层面被侵权的事件却屡屡发生,原因在于现有的著作权法相关制度对艺术品保护乏力,无法平衡艺术品的原件所有人与艺术商之间的利益分配。现实的困顿,催生了追续权的入法。

【关键词】追续权;艺术品;公平正义;利益平衡

追续权制度作为一项特殊的财产权制度,从法国的第一次出现,至今已有百年的历史了。本文从追续权制度如何能够保障艺术家经济权益的角度出发,重点论述追续权的法律含义与法律特征,以及追续权入法的必要性,并提出相关立法建议。

一、追续权制度的含义和立法现状

(一)追续权的法律含义

追续权这一法律术语最早出现于法国,法文称为Droit de Suite,本是在有形财产制法律框架下创设的专门术语,意指物权所有人如果以不动产作为质权标的物却不能满足其利益需求的情况之下,可以就其标的物行使求偿权。后来,追续权的外延逐渐变宽,随即引入著作权领域,演变为一种特殊的财产权。它的基本含义是:艺术作品的作者或法定的权利人对其创作的作品原件首次出让后,如后续的转让价格高于前次的价格并达到法定比例,作者可就这差额中分取一定的利益[1]。

﹙二﹚追续权的立法沿革及现状

   追续权作为一项重要的著作权法律制度,起源于19世纪末的法国,正式确立于1920的《法国知识产权法》。法国版权法对追续权的规定较为笼统:(1)追续权的适用对象为绘画和造型艺术作品;(2)追续权行使的条件是艺术品通过拍卖或商人出售且数额达到一万法郎以上;(3)保护期限为50年。并未涉及具体的司法操作。随后德国对此进一步发展丰富,对艺术家行使追叙权的时间、方式作了系统的规定,并明确规定艺术家所享有的追续权是不可放弃的,即使艺术家明确宣布放弃,在司法执行中,法院也不予承认,稍有不足的是,其保护期较短,仅l0年[2]。同时德国版权法也规定,一旦侵犯了的艺术家的追续权,亦要承担侵犯其他著作权一样的法律责任,并建立刑事、民事、行政责任为一体的责任体系。伴随着以法德为基础的法律文化的传播,大陆法系的形成,追续权制度在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相继建立。

由于法律文化的差异,以英美为代表的普通法系的国家对这热捧局面并未亦步亦趋。虽然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制定的《转售提成法》对此做出了相关的规定,但其适用对象仅限于纯艺术作品。政客学者们认为,遭受侵权的艺术家可从完善的判例法中寻求保护,另行规定追续权制度,无异于浪费法律资源,并可能造成法律适用的混乱。另外,追续权制度所规定的繁琐交易环节势必会降低作品的流通效率,不利于艺术品的自由贸易,并可能失去其作为世界艺术品市场的火车头地位。

在国际的立法上,《伯尔尼公约》在其1948年的修订文本,也正是确立了追续权制度,并将其客体扩大到艺术作品的原件和艺术家的创作手稿,同时确立了较为灵活的保护标准:艺术家是否享有追续权,由各缔约国自行规定。随后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伯尔尼公约》基础上进一步对追续权作了详实的规定。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艺术品市场呈现出未有的繁荣,整合能力迅速增强,逐渐形成了以大中华圈为中心的艺术品市场。但在盛况的背后,艺术商往来贩贱卖贵,随意拍卖艺术品等不规范行为却也屡见不鲜。

艺术品,作为人类智力活动的成果,作为商品时具有经济学意义,创造利益者理应从商品的交易中获得丰厚的回报。但由于追续权制度的空缺,艺术家缺乏维权意识,销售的作品不能获得对等的利益,挫伤了他们的创作热情。再者,基于著作权的国籍保护原则,规定追续权制度的国家并不会对我国公民的艺术作品提供保护,对于进军国际市场的我国艺术家在艺术品的交易买卖中明显会处于不利的地位。可喜的是,在最新的著作权法修改草案中,首次引入了追续权制度。

二、追续权制度的法律属性

(一)追续权的法律特征

⒈追续权是一种特殊财产权

首先,从追续权的概念来看,追续权是在作品首次转让后发生效用的,是对作品再次销售所享有的收益权。在作品的转让前,艺术家既享有人身权又享有财产权,是一种完整权利状态。但作品转让之后,艺术品的著作人身权还是属于作者所有,但原件的所有权已归艺术商。由于,追续权发生于作品转让之后,是对艺术商财产利益的再分配,在此意义上,追续权是一种对未来利益请求分配的财产权。其次,我们从著作财产权概念的剖析中可得知,著作权是一种著作权人可自己使用或授权他人以一定方式使用作品而获取物质利益的权利,可转让、继承或放弃,可意定的权利[3]。而追续权直接源于法律规定,不可转让、继承或者放弃,是一种强制性的规定,且在追续权制度中,艺术家并未自己使用或授权他人以一定方式使用其作品,仅参与作品的流转环节。由此看来,追续权是一种有别于传统著作财产权的特殊财产权。追续权的创设为著作权制度的拓展了新的领域,增加了新的著作财产权限,著作权人的权利体系臻于完善。

⒉追续权存在形态的复杂性

首先,权利形态的多样性。艺术作品与物质产品不同,它是知识形态的精神产品,虽具有内在的价值和使用价值,但必须通过一定的客观形式表现出来,方能为人所感知和利用。这些客观形式的载体,是知识产品的物化,于原件所有者而言,是一种物权;对于艺术家而言,却是一种著作权。其次,载体价值与作品价值的相当性。由于艺术作品对其载体具有很强的依附性,作者难以通过发行、复制、授权使用等方式获得经济权利,也难以像小说一般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所以其载体也表现出相当高的价值。另外,作品原件的流转,使得作品原件的所有权与作品著作权主体的分离。这样一来,艺术作品不仅包含多中权利,还涉及多方利益,难以权衡。

3.追续权的适用具有特定性

首先,追续权的主体只限于艺术作品的创作者或其继承人、受赠人。追续权制度的功能在于使处在弱势地位的艺术家免遭利益之盘剥。基于此特色,追续权主体只能是自然人;其次,追续权本就为避免“梵高效应”而创设,其客体当只限于美术、篆刻、文学手稿等艺术作品。第三,追续权应采取不同于一般著作权的保护期限。追续权的创设只是赋予了艺术家一种对未来利益的请求权,只有当具备了法律规定的条件时,追续权才能成为现实的请求权。利益请求的不确定性使得法律对于追续权的保护采用略长于“生平和死后50年”的规定。第四,任何权利的使用都要满足一定条件,追续权也不例外。追续权只有在艺术品的转售增值额度到达法定比例的情况下,作者才可援引使用。

(二)追续权制度的法理基础

1.追续权制度蕴含着公平的理念

首先,从追续权创设的原因来看。人类希望在相同的条件下获取其应得的东西,促使人们同那些根据公正合理的标准被认为是平等的待遇但最终却未能获得相当利益的现象进行斗争。无独有偶,艺术市场也有着相似的状况:艺术市场利益的普遍失衡,处于弱势地位的艺术家却难以现有的著作权制度保护其切身利益,不能就其作品获得对等的回报。追续权制度包含着“使每个人获得其应得的东西的人类精神取向”[4],其中就蕴含着公平的理念。

其次,正义的原则于公平的条件中产生,互为表里。法律的正义不仅关注形式上的平等,还关注实质平等,即结果上的平等。第一,艺术家处于艺术市场的边缘,无法获取相关的交易信息;艺术商则不同,他们往来于市场,熟知大众的品味与最新的交易行情。这一来,艺术家宝货难售,艺术商却奇货可居,完全是一种买方市场。此谓条件的不公平;第二,艺术商常依靠其灵通的消息,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诱使艺术家做出错误的意思表示;另外,才秀人微的作者为了尽快地摆脱生活困境,只能低价抛售其作品,创造利益者却不能获取对等的利益,此所谓契约不公平;第三,艺术品常有的“梵高效应”。开始时,作品的一文不值到后来的价值连城,双方利益得失相距甚远,此所谓结果不公平。追续权制度的设计,就是要满足艺术家的合理需求和主张,予以公平与安全的交易环境,关注艺术家与艺术商之间的实质平等,最大程度上使其与社会的共同福利相一致。追续权所关注的实质平等“属于个人应得的属于个人的原则的题中之义”[5],富有正义的理念。

2.确保利益平衡

利益平衡是知识产权法的基本原则之一,是指运用法律的权威来协调各种相互冲突的利益,以期能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达到资源的优化配置。利益平衡也是落实鼓励与保护智力创造活动原则的手段和保障,只有实现利益平衡,才有可能实现知识产权法的根本目的。

艺术作品的作者在和艺术商签订买卖协议后,已是一个完整的法律行为。按照我国合同法的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当事人有全面履行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但合同法又规定,合同有效成立后,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非不可抗力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致合同之基础动摇或丧失,若继续维持合同原有效力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允许变更合同内容或者解除合同。追续权制度本就是为了杜绝“买贱卖贵”的局面、防止艺术品作者因情势变更致遭受利益损失而创设。其次,由于艺术作品的特殊性,作者难以通过发行、复制等方式盈利,因此作者的投入和产出往往是不成比例的,对作者来说是一种非常损失。通过追续权制度的设立,如后续的转让价格高于前次的价格达到法定数额,作者可就这差额中分取一定的利益,以期艺术作品作者与艺术商之间的利益分配达到平衡状态,最终达到鼓励创作,创造利益者收益的双赢局面。

3.追续权对权利穷竭原则的迂回

权利穷竭原则是指著作权人对其知识产品的使用权进行合法处分后,作品便进入自由流通的状态,权利人即丧失对作品的再行控制权。[6]权利穷竭作为一项不可或缺的原则,是为促进知识产品的自由流通,协调作品原件所有人与邻接权人利益冲突,引导资金流动,优化社会资源配置,进而促进文化的繁荣而创设。因为根据经济利益回报的理论,知识产权所有人基于法律的规定使用或许可他人使用其作品,从中就可获得经济回报,实现知识产品作为商品时应有的价值。但由于艺术作品本身非实用性、非再生性等特殊性,难以向像一般的知识产品通过发行、复制、许可使用等方式获取经济利益。加之艺术品不涉及到艺术家对作品的使用问题,以经济回报理论为法理的权利穷竭原则也就失去了适用的基础。

另外,根据我国知识产权法的相关规定,美术作品原件所有权转移,并不视为作品著作权的转移,作品原件的购买人可以对美术作品欣赏、展览或再出售,但不得从事修改、复制等侵犯作品版权的行为。既然著作权未曾转移,作者可就其作品再行控制,权利穷竭原则也就不能完全予以适用了。

三、艺术作品追续权制度在立法上的构建

(一)建立追续权的必要性

艺术市场应建立起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和价格形成机制,建立起透明、公开、合理的交易规则,双方都能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进行艺术作品的交易,其合法权益得到公平的保护。追续权制度的入法,也是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必然要求。

第一,追续权是一种良好的价格形成机制,利于保护艺术家的合法权益。艺术创作是一项付诸情感的创作活动,作品的价值来源于作者长期的、艰辛的创造性劳动,是作者的智慧凝结的成果。但由于艺术作品的使用价值藉以满足人们的某种审美需要和精神需求,人们的审美情趣与作者的知名度就成了作品价值的决定性因数。很多时候,只有在艺术家“一举成名天下知”时,作品才显现出其真实价值,并且在转让中往往表现着递增的趋势,艺术家梵高的作品就是一个例子。由于艺术品价值的不确定性、非统一性,作者难以通过特定的渠道获得稳定的收入,而追续权的存在使艺术家可以“得到一种平等或不平等的相对地位”[7],体现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可以有效地鼓励艺术家的创作热情,使之创造出更好、更美地艺术作品,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所以著作权法有必要对追续权制度进行规定。

第二,有利于建立起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这些年来,我国艺术品市场的整体规模快速增长,艺术品交易品种多样化,交易主体更加多元化,艺术品市场及相关产业已在社会经济文化领域中占重要地位。与此同时,艺术家逐渐作为市场主体的一元,经济与人格开始处于独立的状态,然因市场缺乏透明、公开、合理的交易规则,艺术家难通过著作权法相关规则保护其合法权益。另外,随着画廊的没落,拍卖市场渐成为主要的艺术品流通渠道。处于弱势地位的艺术家往往难以找到代理商,只能通过黑市交易其作品,经济权益就更加没有保障了。所谓,法律来源于生活,追续权也有其存在的现实基础。

第三,实现社会主义法律的正义价值。追续权制度的缺失,使著作权法律规范所规定的利益平衡原则难以在艺术品的交易过程中发挥效用。现有的制度又无法消除艺术商对艺术家利益盘剥的不公正现象,不利于艺术市场的繁荣与发展。因此,从立法上赋予作者从作品原件的转售差额中分享一定比例的利益,有利于激发艺术家的创作热情,消除当事人之间的利益悬殊。另外,社会正义关注的是“如何使一个群体的秩序或社会的制度适合于实现其基本目的的任务——满足个人的合理需要和要求”[8]。追续权制度中所蕴含着的公平理念,正是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追续权制度的构建

如上分析,追续权制度有其存在的现实基础,在法理上,也有足够的理论支撑。加之,2012年著作权修改草案增加了美术家、摄影者对其作品的原件或者作家、作曲家对其手稿的追续权,这一规定彰显了国家鼓励智力创新、保护智力成果的立法原则。基于我国的社会现状,追续权的入法已成必然。在我国著作权法律框架的基础上,结合国外追续权立法经验,笔者有以下的几点建议:

1.在法律上明确规定追续权制度,以维护艺术家的合法权益

追续权的功能在于使艺术家能在作品原件的后续转让增值额中分取一定比例,属于著作财产权的范畴,应直接纳入著作权法第十条,并对追续权内容做原则性规定。建议将其规定为:追续权,即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篆刻作品、书法作品的原件或者作家、作曲家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该原件或者手稿的每一次转售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追续权不得转让或者放弃。至于追续权的具体细则如概念解释、适用情形、提成基数、提成比例以及在实务中如何使用,可在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与最高院司法解释再做进一步的规定。

2.建立艺术作品权属登记制度

追续权制度作为一种利益平衡机制,由法律明文规定,只有符合法定条件,艺术家才能对其进行援引适用。因此,追续权于艺术家而言,乃是一种的积极防御的权利,其他人不得援引。正由于追续权只能由作者行使,建立艺术品权属登记制度,可明确权利主体,使得艺术家行使追续权有了国家强制力的保障。加之追续权的行使不仅包含多种权利,还触及多方利益,权利形态复杂。建立艺术作品权属登记制度,有利于明确各方权利,保护其合法权益。再者,应坚持自愿登记为原则,强制登记为辅的政策。这不仅可减少国家的法律成本,又可培养艺术家的法律保护思维,促进艺术市场的良性发展。

3.建立美术、篆刻、书法等临摹作品的许可披露制度

我们知道追续权的适用主体只能是原件的所有人,或其继承人、受遗赠人。但由于美术、篆刻、书法等艺术具有可临摹性的特点,作者可授权他人临摹其作品。如果艺术家既授权他人临摹其作品,又将其作品的所有权转让给第三者,此时就涉及三方主体的利益。况且临摹作品常常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若不加以归档,人们对作品的真实性易产生怀疑,影响艺术家的声誉。建立临摹作品的许可披露制度是艺术作品权属登记的重要补充,不但可以明确权利主体,确保多方权益,较少权益纠纷,又可打击非法临摹的行为,使艺术家合法权利的保护落到实处;。

4.对追续权的提成基数、提成比例做出明确规定

从追续权的概念中,我们可以得知追续权的行使,有待作品首次出售后的后续转让中,售出的价格高于前次的价格达到法定比例,作者才可就这差额分取一定的利益。基于此,势必要对追续权的提成基数以及提成比例做出详实规定。结合我国艺术行业具体现状,应该以作品的转让增值额为基数,并以增值额为基础确定提成比例。追续权作为一种平衡机制,以转让的增值额为计算基准,并以此为基础确定一个最低比例,有利于保护艺术家合法权益,也有助于实现追续权在现实生活中的良好运转。另外,对于提成比例的规定不应太过具体化,因为我国艺术品种多样,价值不一。为对艺术品进行全方位的保护,应对不同的艺术门类分别确定相应的提成比例,幅度大概在6%——16%之间。

5.建立鼓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使追续权的机制

知识产权制度是一种激励与保护并行的机制,即通过赋予知识产品创造者专有权利,以激励作者不断创新,最终实现文化进步的社会目标[9]。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正是这一机制的体现:(1)为实现行使追续权的经济性,应鼓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集中行使艺术家的有关权利并以自己的名义进行有关行使著作权的活动。(2)追续权是一种期待利益,作者难以确定的期间行使其权力,加之法律成本昂贵,处于弱势地位的艺术家难以与艺术商抗衡。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不仅由法律明文规定,且有一群精通法律的法律人,艺术家通过授权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使其权利,会更有保障。著作权集体组织所特有的“双保制”,在法理上,体现了国家在立法上公平正义的价值考量;现实中,又有最佳利益回报的经济学意义。鼓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使追续权制度,利于艺术产品创造者行使其专有权利。

6.明确追续权的客体

我国是一个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富有创造性祖先们为我们留下了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其中不乏书法、篆刻、名家手稿等艺术瑰宝。保护和发扬优秀的传统文化,不仅是我们每个公民的基本义务,也是著作权的立法宗旨之一。追续权之于书法、篆刻作品的保护也就理所当然了。另外,随着科技的发展,艺术品种日益多样化,出现了摄影、电脑绘图等艺术品种。法律反应生活,是“形式、价值和事实的一种特殊结合[10]。”所以追续权既要保护传统的文化,又要满足科技的要求,其客体应包括美术、书法、篆刻、手稿、摄影作品原件等艺术品种。

7.建立必要的惩罚机制

对知识产品进行法律保护,是著作权立法目的之所在。追续权是为保护著作权人利益而创设的一项权利,禁止任何人在艺术品每次转售增值额达到法定比例的情况下,做出不向作品原件所有者支付一定比例报酬的侵权行为。一旦构成侵权,艺术家可以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其合法权益。

为了充分维护艺术家的权益,必须建立必要的处罚机制。第一,在《著作权法》第46、47条的基础上对属于侵犯追续权的行为采取补充性规定,应包括追续权侵权行为的认定、侵权的种类、侵权行为的构成等。第二,相关法律部门可通过的行政执法措施,如诉前权利保全、诉前证据保全、人民法院依法处置权,以完善价格形成机制,打击艺术商侵权行为,保证追续权制度的切实和有效实施。第三,明确艺术商侵害艺术家追续权的法律后果。关于法律责任,应根据艺术商违法所得确定相应的处罚方式,如停止侵害、赔偿损失、恢复名誉等,建立民事、行政、刑事责任于一体的处罚机制,以期起到对违法艺术商的威慑作用。

四、结语

追求公平与安全的交易环境是每个艺术家的基本企求,要确实维护艺术家的经济利益必须在法律上加以完善。完善的立法是良好的管理基础,利于政府切实保护公民应有之利益。再者,追续权制度作为一种从艺术品的所有权分离出来的新的、独立的财产权形态,是对艺术家的无形财产法律化、权力化。所以,直接追续权制度纳入法律规范,符合著作权的立法宗旨,也完善了著作财产权法律体系。

参考文献:

[1] 储水江.对我国引入追续权制度的司考[J].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10(3):1.

[2] 刘彦博.艺术作品追续权合理性探析[J].新余高专学报2008,15(4):1.

[3] 吴汉东.知识产权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68.

[4] 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北京:中国大学出版社,1998,277.

[5] 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北京:中国大学出版社,1998,283.

[6] 丁利瑛,邹国雄.追续权的理论基础和制度构建[J].法律科学.2005,38.

   [7] H.L.A·哈特.法律的概念[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1,153-155.

[8] 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238.

[9] 刘迪,增加追续权:平衡作者与艺术商利益[J].知识产权报,2012.7(7):1-2.

[10] 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北京:中国大学出版社,1998,201.


全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