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萍煌律师网
法律咨询电话:13959835799
律师在线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2:30
周六至周日 :8:30-22:30
 联系方式
王萍煌律师:13959835799
微信:13959835799
邮箱:36221298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泉秀路运通大厦15楼 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泉州律师:建立和完善刑事精神损害赔偿制度

泉州律师:建立和完善刑事精神损害赔偿制度

损害赔偿包括物质损失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精神损害赔偿究其实质是通过侵权人给予被害人一定程度的物质补偿,从而使被害人在精神上得到一定程度的慰藉。我国民事法律对精神损害赔偿的合法性早就予以认可,并在司法解释中对精神损害赔偿范围不断扩大。但在刑事法律中,我国现行法律对通过物质补偿使被害人精神得到慰藉并不认可,现行刑事法律认为通过对侵权人加以处罚(或加重处罚)可以平复受害人在精神层面上的精神创伤,慰藉感情上的损伤,因此在刑事案件中无需再支持被害人要求的精神损害赔偿。

刑法的任务是用刑罚同一切犯罪行为作斗争,以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维护社会秩序、经济秩序,保障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因此犯罪分子被处以刑罚,是犯罪分子对国家承担的公法责任,是维护社会秩序之需要,而要求犯罪分子对被害人进行精神损害赔偿是犯罪分子对被害人承担的一种私法责任,两者是性质完全不同的责任,不存在可以抵消、替代的情况。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张新宝教授在《中国民法典·侵权行为法编草案建议稿》理由概说(一)中就建议稿中第23条"加害人或者加害人的法定代表人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不得因此免除或者减轻对受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进行理

由概说,其认为一个人的行为既可能对他人的民事权益构成侵害,也可能构成行政违法,基至构成刑事犯罪。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近现代民事、刑事、行政法律部门的划分。在诸法合体、刑民不分的法律体制下不会产生这一问题,在严格划分民法、刑法、行政法的法律体制下,则可能出现同一行为的法律责任重合问题。由于民法、行政法和刑法保护的利益重点不同,所以在同一行为构成多种不同性质的法律责任时不能相互代替。《有损害就有赔偿对于被害人来讲,其损害得到切实的赔偿才是对其损失的弥补、对其精神的真切慰藉。以新入刑的危险驾驶罪来说,假设存在完全同样的情形,在没有入罪前,驾驶员承担行政责任,

并需对被害人包括精神损害在内的一切损失进行赔偿,但是入罪后,被害人因精神损害方面的损失却无法得到赔偿,况且被告人被判刑与被害人所受伤害是无关的,对于被害人来讲,这是不公平的。

国际上多数的国家的法律也都支持刑事案件中的精神损害赔偿。《法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刑法中的民事诉讼可包括作为起诉对象的罪行所造成的物质的、肉体的、精神的全部损失。美国精神损害赔偿范围的适用十分广泛,自然也包括触犯刑事犯罪的法律并承担刑事责任的情形,而且赔偿数额之高是许多国家无法比及的。德国法律更是明确规定,即使被告人已经受到相应的刑事处罚也不能降低或者减免被害人的精神损害赔偿。其理由在于,刑罚的首要目的在于消除此种犯罪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性,此目的并不是专门针对被害人的,而精神损害赔偿的首要目的针对的是赔偿和抚慰被害人。两者的功能和目的并不等同,应当区别看待刑法的惩戒功能和民法损害赔偿对受害人补偿的抚慰功能。

越来越多的厦门律师都在呼吁在刑事案件中建立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实际上,对于刑事案件的被害人来讲,除了对罪犯判处刑罚,金钱形式的精神损害赔偿无疑是最有效、最合理的对于精神损害的救济方式。刑事案件精神损害赔偿请求如果得不到支持,会让受伤的心灵再次受伤。建立刑事案件精神损害赔偿制度,不仅是法治的进步,更是一种人性的回归。对尚不构成刑事犯罪的侵权行为,被害人可以主张赔偿精神损失,而对造成更大精神损害、构成犯罪的侵犯生命健康权的行为,被害方反而不能要求精神损害赔偿,这是一种法律的悖论。犯罪行为本质上也是一种侵权行为,而且是一种严重的侵权行为,在犯罪行为中,被害人遭受的精神痛苦并不是一般的民事侵权行为所能比拟的,这在实践中出现了这样的尴尬被害人遭受损害较小的民事侵权所获得的赔偿比遭受损害较大的刑事犯罪所获得的赔偿还要多,这对被害人及其亲属是极大的不公平,违背了法律的有损害必有救济原则。在刑事案件中建立精神损害赔偿制度是是实现公平正义的需要,是惩罚犯罪和保障合法权益相统一的要求,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因此,泉州律师事务所认为,应尽快建立刑事案件中的精神损害赔偿制度,支持刑事案件被害人在刑事案件提起或者单独提起精神损害赔偿,充分发挥新刑诉法在打击犯罪、保护人权方面的积极作用,推进我国民主和法制建设的进程。

    刑事案件中,被害人到底是否有权就精神损害要求赔偿?这一问题在实务和理论界都存在着较大争议。司法实践中,审判机关大都依据《刑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等规定认为被害人无权就精神损害要求赔偿,因为被告人因犯罪行为已经被判刑,对被害人精神上就是一种慰藉。即使基于这样的理论,危险驾驶被告人会被判刑显然是与被害人的危害后果无关的,也就不存在判刑能对被害人进行精神上的慰藉,危险驾驶案中也应支持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而且,犯罪分子被处以刑罚,是犯罪分子对国家承担的公法责任,是维护社会秩序之需要,而要求犯罪分子对被害人进行精神损害赔偿是犯罪分子对被害人承担的一种私法责任,两者是性质完全不同的责任,不存在可以抵消、替代的情况。因此,泉州律师事务所认为非常有必要在刑事案件中建立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切实做到保障刑事案件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泉州律师http://www.jhlaws.cn/



全站搜索